繁星丨七月七是仙女下凡,闺女必定生得美又生得巧

  • 发布时间: 2018年7月13日16时28分9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七巧是七月七日生,都说生得巧,她上有五个哥哥,一直盼有个女儿。老人说,七月七是仙女下凡,闺女必定生得美又生得巧。
    七巧是生得美,也还算巧,按理说,她是独一的小女儿,娇惯的不得了,可惜,他们家子女多,实在太穷了,小巷的人又重男轻女,也宠不了她。她老是穿着哥哥留下的衣服,衣服上总有一股酱菜味,她父亲在酱菜厂工作,母亲在环卫处扫地,家里面到处是瓶瓶罐罐,里面是各种酱菜。那螺蛳菜很好吃,每次去玩,总要捞点吃吃,咸了,就喝水。
    七巧大我两岁,和我同一个班,成绩很差,常挨老师的骂:“你名字倒叫巧,怎么脑袋不开窍呢。”她笑嘻嘻地站着。只有我知道,她家务活实在太多了,她的几个哥哥什么活都不肯做,经常打架惹事。她光洗衣服就每天一大盆,冬天手冻得像红红的萝卜,裂口。就这手,还要给她的五个哥哥织线衣,是用那种廉价的棉纱线,很容易断的。上课的时候,免不了要打瞌睡。她说,读不读书无所谓,以后找个好老公就行了。男生常常欺负她。虎儿兄弟编了首歌:阿巧,阿巧,你慢慢地巧,你左边巧来右边巧。整个学校都在唱,她成了名人。
    七巧穿着宽大的打着补丁的衣服,和小英走在一起,陈奶奶说,就像小姐和丫鬟。她的头发总是让她爸爸剪得很短,所以她羡慕我们梳的辫子,很慷慨地把毛线拿出来,绕在我们绑头发的橡皮筋上,红的,绿的,很好看。有一次,她还悄悄塞给我一条编织的漂亮发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突然发觉,她变好看了,眼睛亮亮的,绷得紧紧的衣服还被切了腰,上衣的纽扣第一颗总是不扣,露出白皙而丰满的肌肤,吸引了众多男孩的眼光。那些中学生放学早,在巷口等她,故意往她身上挤。她尖声叫着,并不恼。闹得最凶的是她四哥的同学,昌条儿,他常常抢着七巧的钥匙跑,七巧就追,从巷里一直追到巷外的大东门。
    昌条儿初中毕业去了农村,七巧拉我去买礼物,我们一直走到官巷口,才挑了个镜子。我觉得镜子不合适,可七巧乐意。她说:“背面可以放照片的。”可她没照片,硬让我给她画了像。夕阳中,我们走在金色的飘落的梧桐叶中,听着叶子的脆裂,她突然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说出去。昌条儿说,等他从农村回来,就要和我结婚,我们要搬出小巷。”我吃惊地看着比我大两岁的同学,她发育得很好,看上去像个大姑娘了,我为她可耻。
    我上高中的时候,七巧早就不上学了,听说她在搞对象,男的是我们巷里的,做采购员,常跑东北,年龄比她大10多岁。没多久,她就住到男的家去了,她父母也默许了。当然巷里的女人是要嚼舌头的,她妈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他们家房子太小了,二儿子又要结婚了。七巧打过两次胎后,又第三次怀孕,只能匆匆结婚了。好像罚了几千块钱,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她婆婆很不高兴,连酒席也没办,说:“都睡在一起了,还办什么酒。”
    昌条儿从农村回来,一时找不到工作,闲着没事,就去逛七巧家。小巷没什么娱乐,自然让大家兴奋了好一阵子。等七巧的老公从东北回来,那一场架打得轰轰烈烈,虽然没有人受伤,可在风头上,昌条儿和七巧的四哥都被劳教了一年。七巧去看过他们,据说两人都不见。一年后,他们搬出了小巷。
    今天七夕,想起了七月七出生的女人。七巧是我们这儿手最巧的姑娘,陈奶奶说:“巧姑娘,能找个好人家。”小巷的女子,难逃宿命。
    文/郭惠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B0TCCC60K95AY9BK4.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