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丨能否同甘才是最难解的命题

  • 发布时间: 2018年7月13日16时3分31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看到了妻子陌生的一面
    孩子读到大学一个人去了外地,老家的房子经过两年修建也到了尾声,经营二十几年的市场摊位也找了专门的人来管理。2014年,沈舜和华清二人共同决定卸下做生意的重担。这些年两人几乎都只忙着做生意照顾家庭,就算偶尔去外地进货也是赶着时间,从没有体验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所以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旅游!
    可他俩刚开始讨论旅游的目的地和旅游方式时,就出现了巨大分歧。沈舜说报比较廉价的团队游,华清嫌他小家子气,都这把岁数了还要从指缝里抠钱,既然决定好好待自己,那就要说到做到,得挑品质好的旅游团队。“这两种团队,在价格上相差四倍,我找的这个团队才三千不到,你那个都一万多了!”沈舜一看到价格眼睛都直了,连连摇头。“挑品质好的,就是因为在住宿和游玩方面会有保障,出去旅行是为了好好放松心情,我可不想成为新闻里的主人公。”华清没好气地说。
    结婚这些年,沈舜抠门的性格她倒是习惯了,原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财富的增加,人的心胸也会开阔些,对金钱不再那么执着,看来他还是老样子。在华清印象里最糟糕的一次,是她定了一台五千多的空调,等她回到家发现装在屋子里的竟然是价值三千多的样品机,时常发出奇怪的声音。她差点就因为沈舜节省这两千块钱被整出神经衰弱。当年她不想因为这点小事闹脾气,事后找了修理工人解决了声音问题,然而这次,她不想再让步。
    虽然沈舜以前是做生意的,但市面上的生意交涉都交给华清,自己只负责仓库后勤和货运,鲜少与人接触,以至于这次出行的时候,在一群夸夸其谈的人中间,他显得特别局促和紧张。而且,他似乎看到了妻子很陌生的一面,以前的她总是不修边幅甚至有些邋遢,可是经过拾掇后明明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却仿佛只有三十多,与团里其他人迅速打成一片,特别有亲和力。在那么光彩的她身边,沈舜觉得自己灰扑扑的,有点难堪。
    仿佛有堵无形的墙隔着
    两人的关系,从那次旅游回来后,开始变得箭拔弩张。华清的梳妆柜上多了好多化妆品,出门时总要化妆妥当才出门,好几次他故意酸上几句:“约会哪个老情人,要这么精心打扮?”华清往往都很平静地回应:“出去见人总得收拾一下,以前是做生意太忙,现在有空当然要拾掇拾掇了,看看你那啤酒肚,也该减减了。”
    华清每次出门,他都会问去哪,做什么事情,回家后又会问一些细节。刚开始华清还会配合地告知,时间一久,她就有点烦躁。沈舜也觉得自己有点烦,可他控制不住啊。就连身边的亲戚们都明显发现了华清的变化,交口夸赞。这个时候,他会很不爽地说一句:“好看什么,狐狸精似的。”
    沈舜也记不得自己说过多少贬低华清的话,总之到了最后,这些话都传到了华清的耳朵里,华清刚开始还会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后来干脆就懒得搭理他了。好几个人替华清打抱不平,质问沈舜:“难道在你眼里,优雅的女人就是不正经?只有灰头土脸躲在你身后的人才是正经的?更何况,拥有这么优秀的老婆你不该高兴吗?干嘛诋毁她?”沈舜被说得语塞,因为在他内心深处的确就藏有这样的想法,宁愿华清穿得邋遢难看,也不要她这么光彩照人,总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握住变得光彩以后的她。
    有朋友分析说沈舜占有欲太强,是自私,如果长此以往,很容易破坏夫妻感情。当时沈舜只觉得这些人是夸夸其谈,他们这么多年稳定的婚姻,没有在喝粥吃馒头的苦日子里分道扬镳,也没有在负债累累的穷日子里错开道路,怎么可能在如今宽裕的太平日子里走到尽头呢?直到那天,当他看见客房里的旅行箱不见,华清没有打任何招呼就消失之后,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仔细回想起来,他和华清好久都没有面对面沟通过了,甚至连吵架都没有。亲戚们怪他脾气坏,把老婆给逼走了,他心里本就不爽,哪还听得进这种斥责,开口就是:“她自己跟野男人跑了也要怪我?”但事实上,华清只是去儿子就读的城市住了几日,换换环境。
    就连儿子都打电话来指责,他才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真的做错了。朋友建议他别拖太久,先把老婆追回来再说。沈舜主动向华清认错,并表示以后不会再误会她,彼此好好过日子。他说了好多,但华清却只问了一句:“你信我吗?”有那么一刻的犹疑,他点头说,信。婚姻里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如果连信任都没了,就没了在一起的基石。
    能同甘才是最难解的命题
    在沈舜疑神疑鬼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华清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化妆品代理的优秀员工。她本来就对这个领域感兴趣,所以不忙自家生意以后,就开拓了这条新路子。因为要拓展业绩,自身形象当然要保持好,更要开辟人脉圈,然而这一切都被沈舜误解,直到华清参加化妆品公司年会,拿回了丰厚的奖品,才让沈舜相信,华清说在忙事业真不是借口。
    当华清变得越来越优秀的同时,他却变得越来越邋遢,他怕再这样下去,他的婚姻甚至是生活都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之前为了轻松点把生意交给别人,但是他现在发觉其实还是忙一点好,忙一点不会胡思乱想,就又继续做生意了,偶尔还给老婆推广化妆品。有几个刚认识沈舜的朋友说:“你对你老婆可真好。”沈舜只能尴尬地笑笑,毕竟他差点错失了这么好的老婆。
    经历过与华清的冷战期他才发现,相较于共苦,同甘才是最为难解的命题。共苦的时候,两个人都费劲想要让生活变得更好,所有的注意力只在共建美好家园这一信念上,不会有旁的想法,可是一旦物质基础奋斗到一定阶段,精神层面也随之变化,就有了与之前不一样的追求。
    当沈舜还在节省钱的时候,华清已经想着如何开拓她的化妆品代理事业。他在原地盘桓,而她早已狂奔在前,两个人不再同步。沈舜会紧张,会嫉妒,是因为他看见华清越来越优秀。而他整日无事可做,失去自信,才会令婚姻一步步陷入泥潭。幸运的是,他们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继续做与对方共白头的那个人。文/ 苏尘惜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B0TCCC60K95AY96XD.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