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记 | 这些石拱桥上吹来吹去的风

  • 发布时间: 2018年7月13日9时23分24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说到杭州,我们免不了要说到西溪,说到西溪,又免不了说到留下。当年赵构的“西溪且留下”实在是流传太广了,今天想说说的留下河上的几座桥,对于我而言,第一次去看就是慕名而去的:贴着留下老街这一段的留下河上,自北而南,有庆春桥、忠义桥、盈春桥等数座古桥,均列入省市文保。  
    忠义桥是杭州现存最古老的单孔石拱桥,在留下河的河床之上,它历史最长、桥体最大,俗称“大桥”。17米左右的桥长现在看起来就是小家碧玉。它确切的建桥年代是1218年。赵构定都杭州后,暖风吹得游人醉,作为帝都,基建方面的大肆扩张是一定的,而城内外的石拱桥,数不可计,但岁月悠悠,如今有明确纪年留存的,只有这忠义桥一座,足见其之珍贵。忠义桥筑桥用的是清一色的武康石,武康石产于德清,是建桥最佳用石,杭嘉湖平原乃至周边的早期桥梁,采用此石建桥的甚多,后来因为石源枯竭,而改用花岗石。    
    踏足忠义桥,它的桥面打凿得非常光滑,为宋代原构,桥墙、桥面及桥栏,后代曾经重修,石色夹杂,但依然具有非常典型的宋代风格。 
    图片 
    庆春桥

    忠义桥叫做大桥,按照中国古典阴阳平衡的对称美学,有大必有小,小桥就是楹春桥,连接茶市街和大街。它又名迎春桥,同样也是单孔石拱桥,大桥和小桥的长度其实差不多,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想的。和忠义桥、盈春桥一样,另一座庆春桥也是单孔石桥。旧时桥侧有天曹庙,故又名天曹桥。后面两座桥始建年代无考,均在乾隆年间重建。 有意思的是,在今天的庆春桥边,重新铺设了一座小桥,像是影子桥伴随着它。这应该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为了两岸居民的行走方便,但站在新的桥上,为我们看这三座桥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这三座桥像是三道彩虹,横跨在留下河上,辉照着一座有着历史的小镇的今昔。  
    而再往北一点,过了留下大街,还有一座灵慈桥,同样也是单孔石拱桥,始建年代无考。俗称“灵慈庙桥”。此桥南北各刻有石联一副,南侧上联为“接壤梁横关锁三桥安首镇”,其他几条因石质剥蚀,已模糊不清,从这条联词看,灵慈桥在“溪市三桥”(盈春、忠义、庆春)下方,起到了“关锁”作用,从而保“安”了杭州钱塘门外这个“首镇”。  
    如果再往北一点,还有一座叫“杀头桥”,听起来挺让人害怕的,但一琢磨,估计是桥身有栅栏,俗称“栅头”以讹传讹之故。  
    这让我对整个旧时的留下镇产生了一种想象的热情:灵慈桥,是一道门,那么在桥的附近,应该是城墙拱卫,而留下镇,便是在这些桥和流水的保护中。这种遐想自然有着历史上空间的依据,或许,一个地方正是在这样的想象中活色生香起来,而那些生活在大地上的人,像是来来去去的风,有一些会在大地上留下风的形状,有的,吹过就没有了。    
    桥具有一种媒介的特征,它沟通着本来分离的两岸,使其融合为一体。站在这样的桥上俯瞰流水,或清澈,或浑浊,但水循环着流过,像是一种大地封闭着的呼吸,它的细微之处是我们察觉所栖居世界的钥匙:桥的磨损和植物的稀疏或繁茂是当地昌盛程度的反映,而在水流之下所藏着的秘密,也许就是大地的秘密。  
    它是一座城市时间里的细节。

    关于作者
    图片
    李郁葱 1971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此一时彼一时》《浮世绘》等多部,散文集《盛夏的低语》即出。现居杭州。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B0TCCC60K95AY95DQ.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