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记·杭州 | 清淡我所欲 重口亦我所欲

  • 发布时间: 2018年6月14日18时30分44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金毅摄   人到中年,对油腻两字颇回避,但事实上,从生理的吸引力来说,油腻之大肉常常是我之爱,却不敢经常吃,苏东坡的那种洒脱是做不到的。说起来诗人对杭州的贡献,除了一条苏堤之外,东坡肉不可或缺,俗和雅在东坡这里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这或许是后人如此推崇东坡的缘由。     一个地方的饮食,实际上是了解一个地域的秘密通行证,食物能够改变人的性格,这方面不知道有

  • 图片
    金毅摄
      人到中年,对油腻两字颇回避,但事实上,从生理的吸引力来说,油腻之大肉常常是我之爱,却不敢经常吃,苏东坡的那种洒脱是做不到的。说起来诗人对杭州的贡献,除了一条苏堤之外,东坡肉不可或缺,俗和雅在东坡这里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这或许是后人如此推崇东坡的缘由。  
      一个地方的饮食,实际上是了解一个地域的秘密通行证,食物能够改变人的性格,这方面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专门的研究,在我想来,这一定比血型生肖之类的说法要靠谱。像我自己,那么杂食的动物,对印度菜却过敏,实在是吃不习惯。但小时候不要吃的菜,尤其是蔬菜,现在基本都可以接受,甚至成为了至爱,比如马兰头、水芹菜等,这种转变是否是因为在年岁渐长中,我个人性格上的一些失去和得到。  
      或者说,在岁月的流逝中,我变得越来越包容了?就像杭州,它的美食江湖兼收并蓄,这也许是一种城市气质。  
      杭州菜以清淡见长,著名的吃杭州菜的地方一般都知道是在白堤上的楼外楼。除了东坡肉之外,知名的杭州菜还有西湖醋鱼、宋嫂鱼羹、龙井虾仁等多种,基本上都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品质。当然像西湖醋鱼现在除了传统的用草鱼为材料外,升级的有用鲈鱼和桂鱼做的。杭州还有一种叫做西湖莼菜的,又叫西施舌,我小时候不太喜欢,觉得滑腻腻的很是无趣,长大以后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杭州的饮食码头是非常大的,杭州人又素来“杭儿疯”,喜欢凑热闹,任何一种美食在杭州都能找到一席之地,且能各领风骚三两天,可惜大多数都是明日黄花,一家新店开着开着就不见了。多年的优胜劣汰下来,在我看来,除了杭州菜之外,来自四川的麻辣味和海鲜占据着杭州大部分的市场,另外一些菜系在杭州大概属于旁门左派了。  
      我个人是一个嗜吃之人,且口味斑驳,能吃清淡,有时候也很重口,但有些人不一样。比如说杭州建国路晚上10点后开的一家夜宵店,它卖的就是一样东西:油炸臭豆腐,每一天都是排着很长的队伍,有些人专门开着宝马奔驰过来好这一口,可见有多受追捧。这么一个很多人甘之如饴的臭豆腐,有些食物洁癖的人却不喜欢,我单位的食堂有时候会有清蒸臭豆腐,如果有人点了这菜,我有个同事是一定退避三舍的。关于臭豆腐的故事可以专门写一个章节,爱的人爱死,恨的人恨死,也有人,像我,爱吃,但也没有到或它不可的程度,让我排一个小时的队伍去品尝那也是敬谢不敏了。  
      杭州人爱吃,这造就了杭州美食江湖的一些独特景象,像现在已经很有名的开了很多连锁店的一家油爆虾店,当年在一个巷子深深里开第一家的时候,那个老板极牛,瘸着个腿,客人菜点多了他要生气,说够了,然后给你划掉几个,这,加上它味道的确还行,使得口碑爆棚。后来开的分店据说都是这个老板的亲戚开的,真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杭州人,是多么善良啊。
    图片
    关于作者
    李郁葱 1971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此一时彼一时》《浮世绘》等多部,散文集《盛夏的低语》即出。现居杭州。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AZ5SZUF0K95CFTVN6.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