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阴丹士林蓝

  • 发布时间: 2018年5月17日17时48分3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王琦瑶总是闭花羞月的,着阴丹士林蓝的旗袍,身影袅袅,漆黑的额发掩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王安忆的《长恨歌》,描摹上海风情真是细腻、到位。   阴丹士林,是德文Indanthrene的音译,它其实是一种染料,用这种染料染出来的布,色泽光鲜,永不褪色。民国年代,阴丹士林布曾风靡一时。摩登太太们用它来做旗袍,朴素的女学生们拿它来做校服。

  •   “王琦瑶总是闭花羞月的,着阴丹士林蓝的旗袍,身影袅袅,漆黑的额发掩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王安忆的《长恨歌》,描摹上海风情真是细腻、到位。
      阴丹士林,是德文Indanthrene的音译,它其实是一种染料,用这种染料染出来的布,色泽光鲜,永不褪色。民国年代,阴丹士林布曾风靡一时。摩登太太们用它来做旗袍,朴素的女学生们拿它来做校服。
      我对上海旧时风物一直怀有浓厚的兴趣。记得几年前,我曾参观过一个旧上海广告月份牌的展览,看到有关阴丹士林布的广告宣传单,非常有意思。
      有一张海报名为“快乐小姐”,画了一位穿阴丹士林布蓝旗袍、烫着爱司头的摩登女子,右边旁白:“她何以充满了愉快?”左边回答:“因为她穿的阴丹士林色布:一,颜色最为鲜艳;二,炎日曝晒不褪色;三,经久皂洗不褪色;四,颜色永不消减,不致枉费金钱。”看完我忍不住笑了。那时候的广告好直白、好可爱。
      说到阴丹士林蓝,我习惯将它与民国女学生联系在一起。还记得当年追看《金粉世家》时的情景,董洁实在太适合扮演冷清秋这个角色了,她穿一件阴丹士林蓝的立领斜襟布衫,窄腰宽袖,扎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左手撑一把油纸伞,右手捧一盆百合花,仿佛雨巷中走来的“丁香一样的姑娘”。
      好在,现在也还是有一些途径,能带你一秒穿越到民国。这个春季,我去了一趟厦门,在曾厝垵遇到一间“老时光电影片场”,推门进去看了看,其实是个主题摄影棚。我毫不犹豫选择了民国风,换上一件阴丹士林蓝的斜襟布衫,一条玄色裙。摄影道具是一本深蓝色封面的《三字经》、一只藤编的行李箱、一辆黄包车、一把油纸伞、一串糖葫芦。我将这一组阴丹士林蓝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引来许多评论,“很有民国味道”。我心知肚明,那味道就是阴丹士林蓝的味道啊。
    作者:陆小鹿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AXI9NCQ0K95AROXGL.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