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丨印象阿尔勒

  • 发布时间: 2018年5月17日17时22分23秒 发布:扬子晚报 字体:
  • 扎西文钊   那天我们驾车从普罗旺斯附近的一个小镇出发,按计划是要在天黑前赶到巴塞罗那看一场足球的,结果一上高速就傻眼了,车堵得就像我们在国内的“十一”长假,而且沿途愣是没看见一个服务区。就在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膀胱快要爆炸时,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出口。   车下高速,直奔城区而去。   直到大家解决完问题轻松坐在一家餐馆吃饭时才知道,原

  • 扎西文钊
      那天我们驾车从普罗旺斯附近的一个小镇出发,按计划是要在天黑前赶到巴塞罗那看一场足球的,结果一上高速就傻眼了,车堵得就像我们在国内的“十一”长假,而且沿途愣是没看见一个服务区。就在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膀胱快要爆炸时,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出口。
      车下高速,直奔城区而去。
      直到大家解决完问题轻松坐在一家餐馆吃饭时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曾经被誉为“让艺术家和诗人找到灵感的印象之都”——阿尔勒。
      关于阿尔勒其实我并不陌生,因为我读过一些介绍梵高的书,知道他在这里画过画,也在这里弄丢了一只耳朵。
      我虽然看过一些梵高的画,说实话无法像他所希望的那样,能通过他的画来感
      受他的内心。但关于他那只耳朵的八卦我倒是知道不少。有说他和他崇拜的大画家高更闹翻了,觉得高兄不解他,所以当着他的面“咔擦”就割下个耳朵。还有一种说法是高更割下了他的那只耳朵。我觉得这个有点靠谱,因为当时高更在法国画坛上已经是个大咖了,你梵高怎么就听不进我的话呢?于是割下个耳朵转身就走。
      梵高虽然在阿尔勒少了一只耳朵,但他却因此多了一幅用纱布包着耳朵的《自画像》。这幅画我看过。起初我还以为他那块裹着的纱布是冬天取暖用的耳捂子,因为在那张画里他穿着呢子大衣,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嘴上叼个旱烟袋,特像个东北汉子。梵高身上确实有股东北汉子的劲儿。听说他那天耳朵被割掉后跟没事人似的,回家用纱布一裹,倒头就睡。后来还画了张自画像,太牛了。
      既然到了阿尔勒,我们便决定放弃晚上的球赛,在这里好好转转,游览一下这个在凯撒大帝时期就被称为“小罗马”的历史古城。
      在古老的街巷中,阅读那些古罗马时期的建筑,总会让人怀想起那久远的盛事和人烟。我们在那座著名的竞技场前驻足,这个曾经充满血腥且喧哗的地方,此时宁静的让我们只能听到轻微的风声。沿街的广告牌上,预告着即将在这里举办的一场音乐会。呵呵,同一个地方,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愉悦着,只是时间不同。
      烈日下,我又一次想到梵高,听说他是追随阳光才来到阿尔勒的。
      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有点灼热。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当前网址:http://02590.com/?xuesheng/xskwls/info/AT2AXI9NCQ0K95AROUDC.html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