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华裔女铊杀丈夫,两人均毕业于中国名牌大

  • 一年前 发布:一点号 字体:
  • 1994年冬和1995年春,朱令至少两次摄入致死剂量重金属铊盐,几近植物人。然而究竟谁是“肇事凶手”,迄今仍是不解之谜。2013年,美国也曾经发生过一起重金属铊毒杀死了丈夫的事件,与朱令案不同的是,凶手最终被绳之于法!

    1、致命的“流感”

    2011年1月14日,新年伊始。这天早晨,住在美国新泽西州孟洛市史坦利街一处高档社区里39岁的华裔男子王晓业感觉浑身不舒服。

     

    于是,他驱车前往普林斯顿大学医疗中心就医。在医院里,王晓业向医务人员说出自己的疑虑,即他和妻子的关系很紧张,而且妻子曾经说过要对他下毒。医生对他进行了重金属检验。

    1月17日,该医疗中心的一名华裔护士在值夜班时,仔细观察记录了王晓业的病症。

    下班后,她上网搜查资料进行比对,发现王晓业的症状与1994年中国清华大学铊中毒案中的受害者朱令的症状很类似。

    由于该医院没有相应的检测铊的仪器和设备,他们把实验结果送到其他州的一家能够检测铊的研究机构去作进一步的分析。

    1月25日,检查报告证实王晓业确系铊中毒。该医院也在第一时间通知新泽西州有毒物质控制局,并立刻在全美寻找解药普鲁士蓝。

    但新泽西州卫生署和临近的纽约市有毒物质控制局都没有此解药。当解药终于历经5个小时紧急送到医院时,已无济于事。2013年1月26日,陷入昏迷的王晓业不治身亡。

     

    ▲时年39岁的软件工程师王晓业

    新泽西州有毒物质控制中心的医疗与行政主管史提芬•马库斯表示,这是他从事40多年医疗生涯以来所经历的第一起铊中毒事件。如果这不是一起自杀事件,就一定是谋杀案件。

    2、化学师妻子

    王晓业被确认铊中毒后医院随即向警方报警。美国联邦调查局及警方接到举报后迅速展开调查。1月28日,警方以涉嫌投毒谋杀丈夫逮捕了王晓业的妻子李天乐。

    两周后,检方以谋杀罪名对李天乐提起控诉。调查人员发现,2010年12月至2011年1月期间,身为施贵宝制药公司研究员的李天乐先后数次向公司申请领取铊,且剂量一次比一次大。

     

    ▲李天乐戴者手铐出庭

    李天乐和王晓业分别毕业于中国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后赴美留学并且定居于新泽西州。李天乐供职于美国施贵宝制药公司。

    至案发当年,她已担任了10年的化学研究员。卒年39岁的王晓业是一名电脑工程师。据知情人称,李天乐在北京大学读书时曾有一位男友。后来,王晓业“横刀夺爱”,两人双双赴美留学。

    李天乐和王晓业在美国结婚后,于2008年生了一个儿子。然而,他们的婚姻在一年后便出现问题。据邻居反映,他们经常听到这对夫妻吵架的声音,妻子的声音比丈夫大。几乎每周,警察都要上门进行调查。

    知情者透露,李天乐性格很强势,生活中曾经做过很多出格的事。比如,她骚扰昔日男友的老婆,与同事在工作上出现矛盾后总要闹到公司领导那里,对于生活中的琐事她也是不闹到法院和警察局不罢休。

    为了迫使检方出示证据、说明李天乐保释金为何高达400万美元,李天乐的代理人请求法院降低保释金,让李天乐得以回到孟洛市取回儿子的监护权。当时,她的儿子被寄住在州青年与家庭部门管理下的寄养家庭。

    3月14日,米德尔塞克斯郡助理检察官尼古拉斯•斯维奇在听证会上首次透露了部分案情:李天乐从所在医药公司的库房中取走了4瓶铊。她归还时,瓶里仅剩不到10%的铊,而李天乐的实验并不需要这种物质。

    但当警方询问李天乐时,她否认与铊有关的所有事情。听证中,斯维奇检察官告诉法官,李天乐曾急匆匆地为她2岁的儿子申请回中国的签证,并在王晓业死亡前2天意图购买2张单程机票回到中国。

    最终,高等法院法官迈克尔•迪特拒绝了李天乐律师的动议,维持了李天乐谋杀控诉的400万美元保释金以及其妨碍逮捕的15万美元保释金。

    2011年8月上旬,王晓业的家人向卡姆登高等法院提起过失死亡上诉,要求普林斯顿医疗保健系统、施贵宝公司以及普林斯顿大学医疗中心医疗人员对王晓业的死亡给予赔偿。

    王晓业的家人称,2011年1月,躺在病床上的王晓业反复告诉医生,自己被关系不和的妻子投毒,并坚持要进行尿液检测剧毒重金属铊,但医生却认为王晓业患有妄想症,甚至允许李天乐在无人监视的情况下进入王晓业的病房。

    根据王家的控诉,施贵宝公司明知自己的雇员李天乐当时“不稳定”,本应不允许她从公司存储室中获取无臭无味的铊。王晓业的遗产代理律师罗伯特•蒙格路兹说,假如医药公司和医院尽职的话,王晓业不会死亡。

    3、两年后的审判

    2013年5月底,新泽西州地方法院启动该案的法庭审理工作。经过6周的持续审理和4天的陪审团闭门讨论后,7月9日,陪审团一致认定李天乐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据悉,法院将于今年9月30日公布判决结果,李天乐将恐被判处30年监禁。

    在7月2日的庭审中,李天乐的辩护律师坚称她是无辜的:“没有证据显示李天乐把铊运回家中。”检方则针锋相对地称李天乐是杀人凶手:“所有证据都指向李天乐,根本没有第二个嫌疑人。”

    在最后陈词中,李天乐的辩护律师提出了以下论点:案发前,李天乐和王晓业已经就离婚财产分配达成协议。

    离婚后,李将获得市值65万美元的房产、25万美元的存款和孩子抚养权;没证据显示李天乐有意愿离开美国,比如她家里冰箱中有充足的食物、案发前没有逃跑;王晓业住院期间,王晓业本人和医院的医生、护士均允许李天乐靠近丈夫;李天乐取得铊原料的时间和王晓业被毒杀的时间隔了47天。

    此外,除丈夫外,他们的儿子和阿姨都在家中共同生活。铊作为剧毒化学产品,人仅仅闻到或接触到都会导致死亡,李天乐为何将剧毒带回家?

    控方律师出示了详细的日历图谱和李天乐的警方审理录像以及警方拘捕李天乐时收集的证据,包括手袋、垃圾桶里面的小纸条、记事本上面的相关内容、公司电脑中的查询记录等。

     

    ▲检方手中试管中装的正是重金属铊

    另外,王晓业的父亲王明出庭作证时表示,他与太太在2008年12月来到美国,打算与儿子及儿媳同住一年。

    但因为儿子和儿媳关系紧张,王明夫妇只住了4个月,而且李天乐与婆婆常常吵架。

    王明表示,2009年4月的一天,在李天乐与婆婆争吵后,李天乐拿着一把刀(或剪刀)曾对王晓业说:“我照顾你的孩子,病得那么厉害。你现在却要离婚,我不会轻易放过你。我会对你下毒,烧毁这间屋子。”7天后,王明夫妇离开美国。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再也见不到儿子王晓业了。

    发现辞典:铊中毒

    铊是一种重要的稀有金属资源。

    20世纪80年代以来,铊被广泛用于电子、军工、航天、化工、冶金、通信、医学等领域,主要用于制造光电管、合金、低温温度计、颜料、染料、焰火、滤色玻璃、杀虫剂等。

    全世界每年铊的消费量近15吨,大约有2000~5000吨铊在工业生产过程中释放出来。铊广泛存在于铁、铝、铜、锌等矿石中。

    人接触铊的途径有:含铊矿石的开采与冶炼、含铊产品的制造、含铊废水污染水源或土壤、人为接触等。

    铊中毒分为急性中毒和慢性中毒。急性中毒以职业性为主,往往是由于铊作业人员违反操作规程而引起,比较少见;临床上多以犯罪性或自杀性急性铊中毒病例为主。慢性中毒患者多见于生产和加工铊的工人以及食用铊污染土壤中生长的蔬菜、瓜果或饮用铊污染水的人。

    铊进入人体后多存在于细胞内,可透过胎盘屏障进入胚胎和胎儿体内,且不易排出,蓄积到一定量时引起发病。铊在人体内蓄积的时间可达20~30年,蓄积量小时无症状不易被发现,一旦发现基本不可逆。而且,铊中毒的临床表现很少为医师所知,故及时诊断、及时有效的治疗难以实现。

    铊中毒的临床表现:急性中毒一般在接触后12~24小时出现症状,早期为消化道症状,如恶心、呕吐、腹泻等;数天后出现神经系统障碍,如双下肢酸麻、无力、蚁走感,足疼痛、肌肉萎缩,视力减退、头痛、焦虑、幻觉,血压升高、唾液增多、多汗、脱发等。

    慢性中毒的临床表现与急性铊中毒基本类似,只是症状轻、发病缓。

    铊中毒的治疗:洗胃、导泻、供氧、血液透析、给予足够的营养、服用普鲁士蓝。普鲁士蓝对急、慢性铊中毒有明显疗效,其作用机制是铊可置换普鲁士蓝上的钾形成普鲁士蓝-铊复合物随尿、粪排出。但药用普鲁士蓝不易找到。

    铊中毒的预防:铊作业人员须严格遵守劳动保护规章制度,应每年定期监测尿铊;对铊化合物严格管理,严禁用铊盐作毒鼠剂和脱发剂,严禁用铊矿渣制造水泥;工业排放是铊污染的主要来源,食物链迁移是慢性铊中毒的主要途径,须控制污染源,减轻土壤的铊污染,调控食物链中铊的迁移;加强慢性铊中毒诊断技术的研究,开发人体去铊的新药品;严控网络上买卖铊;注意个人安全保护,与对自己有积怨之人交往多加提防。 

    引用网址:http://02590.com/?fazhi/fzalxz/info/CJVQMXHJN15.html
    • 法治新闻
    • 法制常识
    • 法治案例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