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案嫌犯:杀完8岁女孩很渴 喝了整杯水

  • 一年前 发布:搜狐新闻 字体:
  • ; 4月24日,白银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将在近期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如果不出意外,该案将在五月开庭审理。疑凶高承勇,涉嫌在1988年至2002年间,在白银和包头两地性侵并杀害11名女性。去年8月,他在白银被警方控制。因情节惨烈,该案引发全国关注。朱爱军,甘肃仁泽律师事务所律师,也是白银市律协分管刑事专业的副会长,是
  •   

    4月24日,白银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将在近期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如果不出意外,该案将在五月开庭审理。
    疑凶高承勇,涉嫌在1988年至2002年间,在白银和包头两地性侵并杀害11名女性。去年8月,他在白银被警方控制。因情节惨烈,该案引发全国关注。
    朱爱军,甘肃仁泽律师事务所律师,也是白银市律协分管刑事专业的副会长,是司法机关为高承勇指定的辩护律师。去年九月,朱爱军曾在看守所内与高承勇有过一次深谈。
    坐在他对面的高承勇,俨然是个老人了,头发灰白,衣服破了口子,但语气如往日般平静。他认罪,但没有悔恨,没有歉疚。因为无法承担民事赔偿,他提出捐献器官。
    只有在提起供电局被杀的八岁小女孩时,他的表情和语气有起伏,他评价自己“我认为自己是个恶人”、“比较疯狂”。
    另据朱爱军介绍,案件有了一些新信息。此前披露的信息,一直是高承勇在白银作案九起,包头作案两起。但实际上,高承勇供述称,他在白银作案十起,包头作案一起。


    8月31日,从白银市中心的制高点鸟瞰,灰色的楼群连接着远处灰色的群山。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谈接手案件
    “他对整个犯罪的起诉全部认可”
    剥洋葱:你是什么时候接手高承勇的案子的?
    朱爱军:去年九月,白银市司法局的法律援助中心通知我,让我代理这个案子。那时警方的侦查还没有结束。
    剥洋葱: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朱爱军:也是去年九月,在看守所,侦查阶段一共就见了他一次,之后他没有再要求会见律师。
    剥洋葱:主要谈了什么?
    朱爱军:第一是告知他在侦查阶段享有的权利。比如聘请律师的权利,拒绝回答与案件无关问题的权利,以及问他侦查机关的侦查过程是不是存在违法行为,是否要申诉和控告等等。第二是对案情进行了一些了解,问他是不是认罪,认为自己有没有被冤枉。
    剥洋葱:关于这两个部分,他有异议吗?
    朱爱军:都没有。他认为公安机关没有侵犯他的隐私和人权,也没有诱供和刑讯逼供的行为。同时,他对指控的犯罪行为全部认可,没有翻供,没有提出有冤假错案的情况。
    剥洋葱:能简单说说阅卷的情况吗?
    朱爱军:卷宗都是电子卷,数量还是比较大的,包括诉讼文书卷和证据材料卷,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还有一些鉴定材料以及被害人的资料,案件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了一次还有补充侦查卷等材料,全部仔细看完至少要一个星期。原来我也代理过一些特别重大的刑事案件,但是这个案子的复杂程度,别的案子确实达不到。


    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老家的房屋。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谈高承勇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死刑了”
    剥洋葱:高承勇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朱爱军:我看过他户籍档案,照片还是年轻时候,现在已经不像当年了,体力、精神状态都步入了老年。
    剥洋葱:整个谈话过程中,他有比较激动的时刻吗?
    朱爱军:说到八岁小女孩,他有情绪变化。可能我们问话比较直接,说杀这个小女孩的时候你有没有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恶劣的事?他情绪有波动,说他认为自己是个恶人,比较疯狂。这是他唯一一次对自己做出评价。
    另外,小女孩的那起,他做完案感觉渴得厉害,喝了一整杯的水。其他的案子都没有。所有的案子里头,这起案件是他回忆起来最有所触动的。
    剥洋葱:那他有后悔或歉疚的情绪吗?
    朱爱军:没有,总体来说比较平静,说到其他的案子,都没什么情绪波动。
    剥洋葱:他提出了要捐献器官?
    朱爱军:是的。但不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是我们在询问过程中,提到了民事赔偿的问题,他说他愿意赔,但是没有这个能力(赔钱),愿意用器官捐赠。


    嫌犯高承勇。
    剥洋葱:所以他对自己的结局是有预估的,觉得会被判死?
    朱爱军:他说做第一起案确实害怕过,但第二起以后就不害怕了,感觉自己被抓是早晚的事,但没想到会这么长时间,被抓后肯定死罪难逃。我们问他,你知道你会被判处什么样的刑罚吗?他回答肯定是死刑了。
    剥洋葱:他和你提起过家人吗?
    朱爱军:只说过让家里给他送点衣服,当时他没有换洗的衣服,身上的衣服已经破了。此外,他就说,这事是他一个人做的,和家里人什么关系也没有。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多少年他都是在外面打工,两个孩子和他相处也少。他们从不知道。希望自己的案子不要影响到孩子。


    2016年8月29日,受害人白兰(化名)父亲的家中,28年来,白兰当年在白银公司表演舞蹈获得的一束塑料花,一直摆在柜子上。 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谈家人
    “这个事情对他们家打击比较大”
    剥洋葱:第一次跟他家人联系是什么时候?
    朱爱军:就是去年九月,接受指定之后,我们就第一时间跟他爱人联系。
    剥洋葱:得到的反馈是什么?
    朱爱军:当时他爱人没有接我们的电话,她对陌生电话是全部不接的。我又给她发短信,告诉她我是高承勇的辩护律师,她回复,这个事情对他们家打击比较大,不想再谈论任何事情。他家人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受害者。硬生生把他们拉进来,我觉得也是有违社会道德的。
    剥洋葱:所以出事之后,高承勇和他的家人也没有再见过?
    朱爱军:没有了。高承勇提出让家人送点衣服,我反馈给家里了,送没送我就不知道了,只能问看守所。
    剥洋葱:那后来你们是以怎样的方式联系?
    朱爱军:现在我们是短信联系。毕竟我是高承勇的辩护律师,要告知他们案件的进展,比如公安机关什么时候把案子送到检察院,案子上涉嫌了哪几个罪名,具体什么时候开庭等问题。
    剥洋葱:那他们的回复一般是?
    朱爱军:家里就说,知道了。


    白银露天矿旧址,直径达到一千米的矿坑叙述着白银这座矿城的历史。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谈辩护、审理
    “未经审判前,应假定他无罪”
    剥洋葱:如果按照程序,案件将在大约什么时候开庭?
    朱爱军:一般情况下,案子到法院之后,是一个月左右开庭。但根据案件难易程度,法院有权决定延期,所以说具体什么时候开庭,是法院决定的。这个案子因为重大、疑难、复杂,也可能法院会延期开庭。
    剥洋葱:延期有规定吗?比如延多久?
    朱爱军:这要根据情况。比如到期后要报到省高级法院和报到最高人民法院,分别有不同的延期权限。这个案子截至目前没有出现新情况,如果出现新情况的话,那开庭日期就不好说了。
    剥洋葱:我们注意到检察院的通报上有了“抢劫罪”,这个案子好像是第一次提出这个情节?
    朱爱军:抢劫就是以暴力或胁迫,当场劫取他人财物的行为。个别起案件,高承勇进入房间后,受害人问他干什么,他说“找钱”,紧接着就对受害人进行暴力胁迫。所以检察机关认为这个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
    剥洋葱:这个案子比较复杂,到时候审理方式可能会是怎样的?
    朱爱军:现在是将十一起案件分开,一个案子一个案子地审,还是整体过,人民法院没确定。因为案件涉及到强奸,侮辱尸体,肯定是不公开审理,要保护受害人的隐私。对不涉及强奸,比如抢劫、故意杀人的部分,是有可能公开审理的。
    剥洋葱:检察院已经提起上诉了,你最近的工作计划是?
    朱爱军:起诉书高承勇应该已经收到了。我们准备下个星期再过去见一下他,针对起诉书指控罪名和我们阅卷需要核实的案件细节,再核实一下。
    剥洋葱:你这次辩护的重点是什么?
    朱爱军:我们主要针对的是证据材料的审查。看看证据是不是充分,能不能从里面找到一些疑点,只有排除了其他可能性,达到证据指向是唯一的,才能证明高承勇是这个案子的实施者,这个案子就是他做的。这是为了防止出现类似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这样的冤假错案再次出现。而对其他的辩护观点,比如主观恶性、作案手段、造成的危害后果、所谓的认罪悔罪表现,我们都不准备涉及。
    剥洋葱:作为辩护律师,你会有压力吗?
    朱爱军:接受指派给高承勇做辩护律师,我压力也比较大。老百姓很多不理解,觉得你们律师替恶人说话,包括我身边的朋友都会说,这样的人是应该凌迟处死的,你们还要去为他辩护。但是任何一个人未经法庭审判之前,都应该假定他是无罪的。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控辩平衡,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引用网址:http://02590.com/?fazhi/fzalxz/info/CJVQMV8TJGR.html
    • 法治新闻
    • 法制常识
    • 法治案例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